主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留香】月半弯(淡忘征文·小说)

2022-04-28 12:36:57 来源:文书文学 点击:11

【一】

林晓月一个人走在清冷的巷子里,两边不时地吹来阵阵的寒风。初春的天气乍暖还寒,弯弯的月亮洒下道道清辉,远处有一点微弱的灯光。灯光下,一对年迈的夫妇在卖宵夜。林晓月一步步地走着,仿佛每一步都在向着一个深渊靠近。可她不能后退,因为身后不时的传来一个声音,那声音足以让她万劫不复。

她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唯一的愿望是安静的死去。可她又不能死去,因为她的眼前还浮现着儿子那无邪的笑脸。当她收拾着行李,准备提着箱子离开家时,江若风没有挽留半句。她知道,这个家自己是待不下去了。可究竟应该去哪里呢?儿子抱着她的腿,哭泣地问她:“妈妈,你去哪里啊?你是不是要出去旅游啊,什么时候回来……”看着七岁大的孩子在自己面前不依不饶,林晓月的心“咯噔”一下被什么刺痛。可她看到丈夫没有半点台阶给她下,索性丢下儿子,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家门。

身后,传来儿子若有若无的哭泣声。当林晓月关上家门的那一刻,她觉得自己的世界仿佛突然熄灯了。以前,不论她何时归家,不论她何时从外地出差回来。远远地,总能看到家里窗户上所发出来的光。偌大的小区,高耸入云的住宅楼。林晓月总能在高楼林立的小区里,一眼便能看到自己家里的窗户。总能看到那一缕灯光,为她照亮前行的路。可就在今夜,她孤身一人,离家而去。从此,天涯无家。林晓月一边想,一边哭。清冷的月光将她的身影拉的很长很长,可她不知道自己该去什么地方。

脚步,一点点地沉重起来。夜已深了,此刻离家出走,真是个不明智的选择。可她没脸回去,因为她无颜面对丈夫江若风。越来越逼近灯光下那一对卖夜宵的老人,林晓月抬头望去。那一对夫妇应该已经六十多岁。花白的头发,蜡黄的脸上长满皱纹。老头在给夜归的客人端茶送水,老婆婆在一碗碗的给客人盛汤。

“姑娘,冷吧?要不坐下喝碗胡辣汤吧,暖和暖和。”老婆婆看到林晓月站在摊位前不言不语,就抢先开口搭讪道。

“嗯,来一碗吧。”林晓月其实不饿,只是走累了。想找个地方歇歇脚,可是这深更半夜的,又能去哪里休息呢?想到这里,林晓月忍不住的拿出手机,想要给龙子星打电话。

“姑娘,你的胡辣汤,请慢用。”老头将冒着热气的胡辣汤送了上来,转身又将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给老婆婆披上,嘴里还不停的念叨:“晚上天凉,老婆子,你冷不冷啊?”看到老人在灯光下的一幕幕画面,林晓月心如刀绞。曾几何时,江若风不也如此对她么?他们不也是白手起家,从街边小摊点到后来开公司。其间走过的每一步都历历在目,可如今江若风对她的离开没有只言片语的挽留,这又是怎样的讽刺呢?为何能够“共患难”,却不能“同享乐”呢?是自己要的太多了吗,还是自己身在福中不知福呢?回想当年,她和若风从相识到结婚,一路过来不都挺好的么。七年来,若风将她当成宝贝一样疼爱;可她,为何要去追求那一点子虚乌有的“爱情”呢?

一阵寒风吹来,林晓月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寒颤。桌上的胡辣汤已经不再冒出半点热气,可她却一口都没吃。终于,林晓月耐不住寒冷,拨通了龙子星的电话。

“喂,亲爱的。”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带着磁性的声音。

“子星,我无家可归了。若风知道了我们的事情,我现在离家出走了……”林晓月还是断断续续的说了出来,眼泪瞬间夺眶而出。

“啊!怎么会这样?你家老公怎么会知道的呢……算了,先不说那个了。你现在在哪里,我来接你。”

“好,子星你快点来吧。我好冷,好冷……”说完,林晓月挂了电话。

“姑娘,你的汤凉了,要不我给你重新盛一碗吧?”老婆婆看到林晓月的胡辣汤冷了,就给她重新换了一碗。林晓月眼前再次想起以前她和江若风在一起的场景,每次她生病了不肯吃药,江若风总是不耐其烦的把药一遍遍加热,哄她吃药。眼泪,刷的一下子流了出来。带着丝丝温度,滴到了碗里。

大约过了三十分钟,一辆黑色的奥迪车出现在林晓月所在的小摊前。一个高高帅帅的男人从车上下来,将林晓月抱进了车里。汽车缓缓的发动,林晓月望着窗外后退的影子,知道离家已经越来越远。

【二】

汽车,在一家灯火辉煌的酒店门口停下。龙子星下车,搂着林晓月走了进去。

洗完澡,林晓月披着浴衣,哀伤地坐到了龙子星身边。

看到林晓月如此这般表情,龙子星什么也没说。伸手便将林晓月抱进怀里,嗅着她淡淡的体香,手就变得不安分起来,开始想入非非。林晓月靠在龙子星的肩膀上,那宽大温暖的臂膀曾是她最想要的臂弯,而今这一切近在她的眼前,这是她多少次梦寐以求的场景。可唯独今天,林晓月靠在龙子星怀里,没有一丝的开心。

不知为何,这次离开家,林晓月总有一种隐隐的不安。

随着龙子星不安分的手在林晓月身上来回游走,林晓月本能的发出一阵阵的娇嗔。呼吸越来越急促,声音也变得柔软如丝。龙子星是花丛老手,很随意的就把林晓月的兴趣调动了起来。一番巫山云雨之后,林晓月裸露着身子,和龙子星背靠在枕头上。

“子星,我家若风不要我了,他要跟我离婚。”林晓月很快的从刚才那美妙的意境之中缓过神来,依偎在龙子星的怀里,哀伤地说道。

“噢,怎么会这样呢?”龙子星仿佛是变了个人似的,语气变得坚硬起来,丝毫没有刚才那种温柔与缠绵。

“他今天不知道怎么了,翻开我的手机,看到了我和你热吻的照片。我之前忘记删除了,一直存着,舍不得删。”

“对你真无语。早都告诉你了的,让你删除,你为啥不删。”龙子星似乎早就料到了,气急败坏的反问。

“人家不是舍不得么。你是我这辈子第一个爱上的男人,我跟你的照片我一张也舍不得删除。”林晓月柔情地说,一边说,一边向龙子星撒娇。

“那你看现在怎么办?”龙子星冷言冷语的说道。

“你不是对我说了么,你要跟你老婆离婚,跟我一起生活啊。宝贝儿,你不是说我是你的最爱嚒?”林晓月一脸柔情地看向龙子星,希望从她的嘴里得到肯定的回答。

龙子星是林晓月的情人,因为一次出差,两人陷入爱河。准确的说,是林晓月一眼便被龙子星渊博的学识、英俊帅气的外表所吸引,最主要的是龙子星懂得如何制造浪漫,如何讨女孩子欢心。而林晓月一直都抱怨江若风不懂得浪漫,结婚七年了,从没有在情人节收到他的一束玫瑰。从第一次遇见,花丛老手的龙子星就看穿了林晓月内心的寂寞空虚与对爱情的向往。所以,他很快的就得手了。

与江若风相识,结婚。林晓月和丈夫的日子过得很平淡,起初一起做生意;后来,家里慢慢富裕了,林晓月和江若风每人都买了一辆车。只是林晓月经常要出差,而江若风得留在家带孩子。久而久之,两人的感情因平静变得平淡,因平凡越发的生疏。林晓月经常抱怨江若风,从来都没有带给她爱情。只是带给她一个家,可每个女子从心底都是渴望爱情的。尤其是结了婚的女人,每天面对柴米油盐酱醋茶。从青春美少女转变成为生活而奔波劳累的“黄脸婆”,再加上他们的婚姻也到了所谓的“七年之痒”时期,就显得越发的摇摇欲坠。

就在这时候,龙子星遇到了林晓月。作为花丛老手的龙子星,很快的就掌握了林晓月的各种喜好,再加上他那百炼成钢的“床技”,很快的就把林晓月征服了。女人一旦被男人征服,就绝对的对他死心塌地。自打他们有了第一次偷情,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愈发的频繁。林晓月趁着出差工作之便,经常与龙子星厮混在一起。龙子星也自称是一家加工厂的老板,对林晓月施展诱惑,不费吹灰之力的将林晓月收服。

龙子星说,他是天上的星星;而林晓月就是那遥远夜空中的一弯月亮。是以,命中注定就是让他来捧着她,让他那颗星星来宠着她那弯月亮的。林晓月听过之后,如同吃了蜜一样的香甜。伸手就将龙子星搂进怀里,又是一番巫山云雨。

正当林晓月想的入神时,龙子星起身下床,点了一支烟,兀自抽了起来。

“子星,你说过要娶我的。现如今,我跟我老公闹崩了,你也快点回去跟你老婆离婚吧。我们结婚吧,我真的做梦都在想着嫁给你,成为你的新娘……”林晓月满眼柔情的望着龙子星的背影,近似哀求的说道。

“嗯嗯,我想想回去怎么跟她说。”龙子星支支吾吾地回复到,一口一口地吸着烟,望向窗外。灯火辉煌的街道上人来人往,龙子星看的有些不知所措。

在得到龙子星肯定的答复后,林晓月乌云密布的脸上逐渐有了笑容。其实,她真的很爱龙子星。林晓月说,龙子星给了她爱情,给了她所有女人都想要的激情,给了她江若风从来都没送她的玫瑰,给了她一起手拉手去看电影的幸福。女为悦己者容,是以,自从了有了龙子星这个情人,林晓月总觉得生命里多了一些绚丽,总觉得龙子星带给她的就是“爱情”。为这,她第一次跟江若风大吵大闹;为这,她狠心丢下了七岁的儿子,跟龙子星跑来酒店开房;为这,她决定要和江若风离婚。

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可林晓月总觉得,她还没有享受爱情便已经住进了坟墓。所以,她要从坟墓里走出来,她要和龙子星一起享受爱情。

弯弯的月光被窗外的灯红酒绿照的没有了分毫的色彩,龙子星穿好衣服回家。林晓月一个人待在酒店里,望着窗外惨淡的月光,憧憬着龙子星早点与她老婆离婚,憧憬着她早日成为他的新娘,憧憬着她们一起过上最幸福的生活。

月光如水,弯月似钩。林晓月痴痴的想着,一股浓浓的睡意渐渐地涌上心头。

【三】

次日的清晨,林晓月睡到太阳爬上山坡才起身洗漱。来到酒店餐厅部,点了一些菜,随意地吃了几口,就回到酒店等待着龙子星和他老婆离婚的好消息。

中午的时候,龙子星打来电话,说他孩子病了,要带孩子去看病。林晓月听了之后,连忙嘱咐他快去,不用来酒店。她自己会照顾自己,让他不用操心。挂了电话,林晓月便收拾了一下,准备去公司一趟。虽然和江若风吵架准备离婚,可公司的事情她还是得管的。毕竟公司的一草一木都是她辛辛苦苦赚来的。当初她挺着一个大肚子做小生意,一分一分的赚钱,才有了今天的公司。这是她最引以自豪的事情,也是她最骄傲的事情。她现在有了公司,有钱有车,终于过上了人上人的日子。

来到公司,看到员工都和以前那般没啥两样。只是刚一进办公室,就看到江若风正坐在那里。似乎是在等着林晓月,看到她进来,开口问道。

“昨晚去哪里了?”

“我去哪里要你管?我们离婚手续明天就去办吧。”林晓月斩钉截铁的回复。一边拿起杯子倒水,一边顺手把办公室的门关上了。

“月儿,你别这样行不?为了孩子着想,你也好好考虑一下吧。那个男人是有家庭的,他有什么值得你这样?我们夫妻七年了,什么风浪没经历过。咱们不要离婚成不,我和孩子都离不开你。”江若风半带哀求地安抚着林晓月,一边把话题引向孩子。

“孩子归你,房子也归你。公司归我,你明天就把东西从我的公司都搬走。这个公司是我一手创建起来的,与你没有多少关系。”林晓月再次用命令的语气说道。

“你!你这个……”江若风本想骂她,可是最终还是咽下去了。看到林晓月如此斩钉截铁,想必是真的不想再过下去了。起身,收拾好自己的办公用品,准备回家。看到江若风转身离去,林晓月也没有半句挽留。她现在最想的就是和龙子星在一起,因为龙子星带给她的“爱情”。因为龙子星答应和他老婆离婚,与自己结婚。

林晓月一边想着她和龙子星在床上的种种温情,一边麻利地收拾好一切,准备下班。太阳刚刚照到头顶,林晓月从办公室走了出来。径直向酒店走去,准备回去睡一觉,等待着龙子星的到来。远处,一个熟悉的背影默默地望着林晓月。只是林晓月走的很匆忙,没有转身向后看。

来到酒店,林晓月洗了一个澡,换了一身新买的衣服。这是龙子星给她买的,她将其视若珍宝。从来都不舍得穿,要不是今天去办公室收拾东西,也不会想起这套衣服她一直锁在办公室的保险柜里。生怕让江若风看到,更不敢拿回家。既然现在话挑明了,已经走到了离婚的那一步,也不用遮遮掩掩的了。穿上龙子星送的衣服,林晓月忍不住的羞红了脸。这套衣服近乎“透明装”,该露的地方露,该遮的地方遮。恰到好处的将自己身材的曼妙之处凸显出来,若隐若现的地方更增加了极度的诱惑力。对着镜子,林晓月对龙子星送她的这身衣服赞赏有加。正在这时,林晓月的电话响了。

“喂,亲爱的。”林晓月一看是龙子星的电话,接起电话先开口了。

“亲爱的,你在哪里?”龙子星似乎很着急,说话的口气都很急促。

“我在酒店呢,亲爱的你怎么啦?”听到电话里的异样,林晓月焦急地问。

“亲爱的,我女儿急需手术。我今天出门太匆忙,忘记带钱包。我就在距离酒店很近的医院,你能不能给我先送点钱过来?”

“可以,你在哪里?我身上带着卡呢,我马上过来找你。”挂了电话,林晓月急匆匆的穿好衣服,开着车,就向龙子星所说的地方疾驰而去。

癫痫病发作吃什么药
羊癫疯的治疗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日常护理要注意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