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汉中风信子抖音视频(风信子民宿)

2023-10-26 18:21:45 来源:文书文学 点击:1
风信子 第2章 画心为牢

文/张大倩

看到父亲静静地躺着的那一刻是怎样的情景,这在穆云清的脑海里一夜之间翻转了无数遍,但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此刻站到父亲的遗体前竟会如此的镇定。她一步一步地凑上前去,慢慢地握着父亲冰凉的手,用颤抖的声音说:“爸,我回来晚了,我在考试的时候知道你一直在盼着我回家呢!我回来了,爸,我听你的话,好好考试,不让你失望,你不要离开我和妈妈,好吗?”

时静雅听着女儿一句句的诉说,一声声的呼唤,忍不住哽咽起来。葬礼仪式非常简单,来送行的都是穆、时两家的近亲、S大的同事、故友及老穆生前教过的学生,整个过程中大家神色凝重,陷入了对穆教授深深的追思和悼念之中。火葬场烟囱里冒出的黑烟冲上云霄,渐渐地稀释、消散,而笼罩在母女心头的黑色幕布却闷得人喘不过气儿。

痛苦刚刚来临的那一刻,我们由于过激反应而产生了免疫,因而感受会出现模糊或延迟,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才是最难熬的。云清当时并不能理解到这个层次,她只是用自己的沉默和倔强来抵御着痛苦一波儿又一波儿的冲洗。此刻,别的同学一定在担心自己的考试成绩,在思考着能上什么样的大学和专业,但云清顾不上想这些,她满脑子都是父亲生前的音容笑貌,像一部永远没有片头和片尾的电影在不停地放映,直至思维疲累到僵硬才渐渐地睡去,就这样一天,又一天,昨天、今天和明天没有什么不同。

时静雅很担心女儿的情况,尽管她自己精神状态也不太好,但毕竟是经历了世事磨炼的过来人,云清不同,她还是个孩子。一日三餐,时静雅都勉强打起精神为云清准备好,但餐桌上的饭菜总是被冷淡,女儿也不是故意不吃,只是筷子挑了很多下,也终究没有食欲。

期间,杨柳枫来家里看过云清一次,想要安慰她,却不知该从何说起,只好给云清讲一讲自己这几天的见闻,想要转移云清的注意力,但徒劳无功。因为,柳枫说得眉飞色舞、唾沫四溅,云清只是有一言没一语地应和着,眼神里没有流露出丝毫的波澜。柳枫只好客客气气地告别了。

痛苦的日子得按秒数着过,即使是这样,时间的沙漏也没有丝毫的懈怠。半个多月过去了,高考成绩发布了。几家欢喜几家愁,还有几家想跳楼,这是每年这个时间必然奏响的主旋律。云清还是和往常一样,正把早餐盘里的煎鸡蛋翻个稀巴烂也不想咬一口,手机响了。来电显示是柳枫,云清接起来,就听到柳枫尖着嗓子说:“云清,云清,快查查你的分数!我已经查过了……”云清“哦”了一声算是回应。她走进房间,打开电脑,翻出这些天被遗忘在文具袋里还未打开过的准考证。

点击查询时,云清有一种莫名的紧张,不知道是怕自己考得太差让爸爸失望,还是因为……毕竟,她高三一年几乎没怎么用心学习过,而且考试的状态也很糟糕。当她看到612分时,又使劲儿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怀疑查的是别人的成绩。理科一本线是523分,她高出了将近90分,这简直就是个奇迹。

其实,这要归根于穆远征这些年来对女儿的严格要求,即使是在最糟糕的境况下,也要全力以赴。父亲也是这样,明明有高血压,身体早已不济,还要拼命地搞科研,做学问。云清在读高一时,父亲带回来的高考真题试卷她做起来就能得心应手,因此,这样的成绩如果放在平时,一定是发挥失常到家了的。

时静雅对女儿的成绩很满意,这是这些天来唯一一件能让她长出一口气,会心一笑的事情。不一会儿,柳枫又打来电话询问成绩,得知了云清的成绩后,把她惊为天人:“大姐,我觉得比你努力多了,才比你多考了9分,天理何在啊!”其实柳枫是太开心了,才口不择言地要逗云清一乐,她是真怕云清憋出病来。

接下来就是填报志愿和漫长的等待了。最终,云清选择了Z大工商管理专业。Z大是云清所在省最好的大学,但它最好的专业绝不是工商管理,云清选择Z大的原因是离家近,两城之间坐火车只需1个小时,周末可以随时回去看看;选择工商管理的原因其实是有意逃避,Z大最好的专业正是父亲生前一直致力于研究的领域,她不愿意触及,这一点,作为母亲的时静雅早已洞悉,但她理解女儿,尊重她的选择。

杨柳枫则选择了外省的Q大,据她戏言,之所以选择这所学校是因为它是以理工科为主的,男生多,好找男朋友。云清后来知道她是因为这才与自己分道扬镳的时候狠狠地鄙视了她一番。

一切尘埃落定,唯独不能平静的是云清鲜血淋漓的心。她还是整日呆在自己的房间里,有时半天不说一句话,静静地坐着;有时手忙脚乱地整理房间堆放的小物件,一遍又一遍地摆放,审视过后,又推倒重来,只有不停地做这种机械的手部运动,才能阻止自己胡思乱想,大脑才有一刻的平息。

云清的卧室紧挨着爸爸的书房,那里以前是父女俩饭后休闲的场所,书架上整整齐齐地摆放着千余本书籍,大多是穆远征从书市上淘来的,也有同事或学生送的,这可都是他的宝贝。在木质书架的旁边还靠着一个小书架,是云清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央求父亲给她置办的,上面摆放的都是云清爱看的绘本、故事书和小说。云清曾自信满满地对爸爸说:“我一定要看的书比你多,不信就瞧着我的书架吧。”

其实,等云清上到初中时,她就悄悄地越过自己的书架,开始在爸爸的书架上翻腾了。穆远征发现后并不点破,还佯装毫不知晓,偶尔笑言:“云清,你的书架很冷清啊!是不是该添丁进口了?”云清听后,捂着嘴偷笑。

如今,书房的门虚掩着,透过门缝里溜出来的光线依稀能看到书架的一条细棱,云清伫立在房门后久久,却没有勇气推开门走进去。越是温暖的回忆,越触不可及。云清只能站在房门外回味,她怕自己一旦踏进去,就会控制不知自己,如果对书房里的那些父亲生前珍若至宝的书籍有一丝的损害,她都不能原谅自己。

时静雅对女儿照顾得无微不至,也偶尔和女儿谈谈心,但她知道:对于聪明而执拗的云清来说,自己愿意走出来开始新的生活,这一页才算翻过去,否则任何人都无法强迫她。这一点,和穆远征一样。她只希望时间这剂良药能治愈云清内心的伤痕,让她重新坦然地面对生活。

云清已经在家里窝居了一个多月了,突然接到班长的电话:“穆云清,同学聚会,来不来?很近的……”其实,毕业散伙饭早就吃过了,高考结束的第二天,也就是云清父亲葬礼的那天,班级里已经聚过了,云清自然没去。这次是班干部自行组织的,请的都是收到录取通知书的同学,一来是为了庆祝榜上有名,二来是为了联络感情,也算是为彼此践行,方便日后保持联系。

云清本想回绝,但又不好意思说出口,只好含糊地说:“我考虑一下。”只听电话那头的班长着急地说:“考虑什么!要来啊!等你!”说完就挂了。时静雅希望女儿能够出去散散心,于是在旁边劝导:“同学聚会,可以去啊!柳枫不是也在嘛,你们可以说说话。我们那帮高中同学已经好多年没见过面了,叫什么都忘得差不多了……”

聚会的地方的确离云清家不远,坐公交只有三站路。约定时间是七点,云清不喜欢迟到,六点半就出发了。夕阳斜照进公交车的座椅上,只见一个身穿白色连衣裙,脚踩白色帆布鞋的女生视线一直不离窗外道路旁的法国梧桐,她在数有多少树干从她眼前滑过吗,还是她在思考梧桐树裸露的皮肤没有树皮的保护,冬天会冷吗?

当手指触及饭店房门冰凉的把手时,云清有一瞬间的眩晕。她立刻定了定神,是的,她不能把自己的情绪带到公众的空间里,这一点爸爸也教导过她。她本以为,自己会是来的比较早的一个,没想到,房间里已经坐满了人。只有柳枫旁边的座椅空着,她会意,一定是这个强势的假小子特意给她留的。

班长吴骁站起来说:“穆云清,就等你了,还以为你真的不来了呢!快坐!”“怎么会呢!我来!”云清尽量轻松地说。菜上齐了,班长端着酒杯,来了一番热情洋溢、慷慨激昂的发言,无外乎梦想和未来。

云清轻呷了一口果汁,四下里看了看,这一年她几乎没怎么关注过班级里的人和事,所以除了柳枫,其余面孔对她来说是熟悉而又陌生的,只是有一个男生,她在记忆里搜罗了好几遍,也没有他的蛛丝马迹。他是谁?同班同学不认识,这可就尴尬了。

她两手在桌下交叉着,大拇指搓了又搓,还是想不起来,急得直冒汗。于是,用脚轻轻地踹了一下旁边的柳枫,趁大家不注意凑到她耳边问:“那个坐在班长旁边的男生是谁啊?”“我也不认识,估计不是咱班的吧!”柳枫细声细气地说。

云清还想问什么,这时就听见吴骁提高嗓门说:“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发小,他是咱们邻班的,刚好今天找我来玩,我就邀请他过来了,他叫牛耕生,大家欢迎!”

云清嘴里正含着果汁,一口喷了出来,急忙拿纸巾来挡,为时已晚,果汁已经溅到了白色裙子上。吴骁见状,笑着说:“穆云清,我发小和你考上了同一所大学,是法学专业的,你们可以相互认识一下。”云清连忙站起来,不住地点头说:“你好,你好。”可还是难以掩藏自己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时的夸张反应。他似乎看了出来,自我打圆场说:“我的名字好记,以后我们就算认识了。”

云清应和着,继续打量这个男生:1米75的个子,瘦瘦的,眼镜片的厚度足以赶上喝水用的玻璃杯底座了,虽然不是浓眉大眼,但精致的五官组合起来竟透着一丝的帅气和痞气。云清看着就觉得莫名的好笑,再一联想他的名字,真是喜感倍增。这真的是这么久以来,云清第一次感到笑原来可以真实而自然,即使是在她得知自己高考成绩的那一刻,她也未曾有过这种体验。

聚餐过后,大家一块到旁边的KTV唱歌,继续嗨皮。云清推脱不过,就给妈妈打了电话,说是会晚回去,让妈妈不必担心。时静雅知道女儿难得愿意在外面与人交往,也不催促,只说让她注意安全。

接近尾声时已经是十一点半了,大家想到分别在即,略有些感伤,合唱了何老师的《栀子花开》和电影《谁的青春不迷茫》的片尾曲《不说再见》。

“快十二点了,只能打的了。”柳枫刚走出KTV的旋转门就嚷着说。

“你怎么走,白若琳?”柳枫“关切”地问。

“我爸开车来接我了,我们一块走吧!”白若琳很爽快。

柳枫嬉笑着说:“就等你这么说呢!现在才开口。”

柳枫和白若琳家住同一个小区,她们从小就认识,所以不分彼此,但也许是性格原因吧,柳枫与距离更远的云清关系却更为要好。柳枫与云清告别,挽着白若琳的胳膊走了。

云清望着她们的背影,眼神里流露出了一丝落寞,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难过?是看着柳枫和白若琳如此亲密吗?她们本来就是发小,而且顺路,理应一块回去,自己没理由烦恼。还是她听见白若琳说的话,联想到如果爸爸还活着,肯定也不放心自己女儿这么晚在外面晃荡,一定也会来接她,说不定还会教育她几句呢!云清怔怔地站着,吴骁戳了一下她的胳膊说:“云清,车来了,你先走吧!注意安全!”云清没有拒绝,流露出感激的眼神,朝他们挥了挥手。

到家时,已经十二点一刻了,时静雅听到门铃,急忙开门。她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直等着,她睡不着。

“刚刚柳枫打家里电话找你,说是你手机打不通,让你回来赶紧给她回过去。”妈妈对刚进来的云清说。

云清打开手机,果然有十三个未接来电,都是柳枫呼叫,估计是自己参加聚会前关了静音,一直忘了打开。云清拨过去,说:“我已经到家了,放心吧!这么晚还不睡,装神弄鬼呢!”云清故意这样打趣,不想让柳枫察觉自己的异样。

柳枫果然在电话那头说:“困死我了!还不是担心你被拐卖吗?早知道和你一块打的回来了!”

“拜托,咱们也不顺路,你还是省点儿打的费吧,别折腾了!晚安!”说完,云清的眼睛里竟有些潮湿,她知道,柳枫在回家的路上一定回味了分别前的对话,以柳枫的性格肯定恨不得跳下车追赶回来,所以才会不停地给她打电话。这就是朋友,云清突然感到黑夜里也可以不孤单。©

(未完待续)

白色的风信子主要写了一件什么事

(育儿园(9ye.com),育儿,幼儿,幼儿园,宝宝)9814

白色的风信子

(育儿园(9ye.com),育儿,幼儿,幼儿园,宝宝)9814

作者:刘继荣

(育儿园(9ye.com),育儿,幼儿,幼儿园,宝宝)9814

天晚欲雪,好友邀我去火锅城,说满腹心事要借火锅一涮。为着不肯做母亲,她与老公已成水火之势,欲借我这个过来人做灭火器,令我安置好女儿后速速赴约。

当初她也极力劝过我,做母亲投资太多风险太大,如果生个神童还好,当妈的里子面子全赚足了,万一生个木头木脑的呆瓜,连自己的快乐都得赔进去,实在是亏大了。那时我笑她像个人贩子,现在却觉得她句句都是金玉良言。

幼儿园门前熙熙攘攘,我牵着女儿的手,老师踌躇着,似有话要说。半晌,她微微叹道:这孩子含羞草似的,音乐课嘴闭成一枚坚果,舞蹈课总比别人慢半拍,就连游戏时,也是独自在角落张望。

我似乎感冒了,全身发冷,头痛欲裂。女儿将脸藏在我的大衣里,不安地蹭来蹭去,我愈发烦躁。一出世就得到病危通知的女儿,在这群活泼可爱的宝宝中间,不仅身高不足,性格也甚是木讷。

老师斟酌再三,又说了一件愈发让我尴尬的事,女儿这些天用餐控制不住食量,常常吃到胃痛还要求添饭。旁边有位家长擦肩而过,他好奇地回过头,望望女儿,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我在老师面前兀自强撑着微笑,心里却暴躁得想找谁大吵一架。

头晕目眩地到了家,一摊泥般软在床上。女儿推开门,期期艾艾地要我教她什么,我极力克制着恼怒,闭上眼睛不去睬她。可不一会儿,我刚昏昏欲睡,门又发出刺耳的吱呀声,她的脑袋在门边闪闪缩缩,心力交瘁的我终于爆发了,狂怒地指着她喊叫:滚出去,我不想看见你!

女儿惊骇地缩到墙角,过了好一会儿,才瑟瑟发抖地问:妈妈,一个人杀了自己的手,她会死吗?我气急败坏地将她藏在背后的手拉出来,头立时嗡嗡作响,那么多的血,那么深的伤口!连淘气都笨得险些杀了自己,老天啊,你到底给了我一个什么样的孩子!

我们跌跌撞撞地往医院走,雪大起来,女儿没有哭也没有要我抱,一声不响地在我身后紧追慢赶,看来她也知道自己闯了大祸。

到了医院,医生说伤口太深,为防止感染,缝合后要输液,而且可能会留下永久性疤痕。好心的医生责备着我的疏忽,女儿默默听着,将瘦小的脸深深埋在膝间,长久地不肯抬起来。

打上点滴后,女儿在病床上睡了,方想起好友之约,急急回电说明原因,她幽幽地说:看来不要孩子是对的,太难了。

一句话触痛我所有的暗伤,泪猛然间决堤。这些年丈夫远在外地,我独自在病弱幼女和繁琐工作间奔走,巨大的压力几乎辗我为尘,皱纹天罗地网般自心底罩到面上。当初我认为孩子是上天赠送的最好礼物,现在才知道,这礼物有那么多教人承受不起的附加品。

握着电话,忍不住向好友倾诉自己的委屈与懊恼,说到下午那位家长好奇的表情时,我已是泣不成声,好友连连劝我,说千万不能让孩子听到这些话。

我回头看看女儿,她向里睡着,眼睫毛扑簌簌地抖,像蝴蝶湿了的翅膀。到家已经很晚,一进门就听见电话铃响,女儿轻手轻脚去了卧室。女儿的老师说,她今晚一直在给我打电话,如果打不通她会内疚得连觉也睡不着的。

原来,那位听到我们谈话的家长去找了她。他说他的孩子和我女儿最要好,那孩子告诉爸爸,好朋友拼命吃那么多饭,不是傻,也不是贪吃,是因为她妈妈工作很辛苦,她要吃得饱饱的就不会老是生病,会快快长高长聪明,会给妈妈做饭,帮妈妈拖地,妈妈就不会再烦了。

说着说着,老师忽然哽咽了,她低声道:您的孩子还说,妈妈最爱吃苹果,她一定要学会削苹果。

我的心痉挛着,电光火石间忽然明白,她第一次进来,是想让我教她削苹果,我却没有睬她,她把自己伤得那么重,只是试图学着为我削一只苹果!

我来到她的房间,她居然换上了夏天才穿的公主裙,默默站在红地毯上,似一个小小雪人,仿佛太阳一出即会融化。一见我,她眼里闪过浓浓的歉疚,一下子,我的鼻子酸起来。她喃喃地说妈妈别哭,我给你跳舞,跳我刚刚学会的《风信子开了》。

我发现她右脚的袜子有些异样,她说,袜子破了一个洞,昨天脱掉鞋子进舞蹈教室时,有小朋友笑她露出的大脚趾,她便自己拿针线来缝,缝好后却成了一个小包。

我蹲下来,摸着那个疙瘩,硬硬地硌着手,也硌着我的心。她的脚被磨了一整天,我却不知道,她只有四岁半,怕妈妈会烦,自己苦苦琢磨着,竟然补上了这个破洞,做妈妈的却嫌她笨!

她轻轻唱着,缓缓摆动手臂,合拢的双手如一枚含羞紧闭的花苞。在灯光底下,花苞怯怯地打开,风来了,雨来了,她的单眼皮的黑眼睛一直看着我。她举在头顶的左手,还裹着厚厚的绷带,花瓣一点一点展开,女儿如同一个小小的勇敢的伤兵,在这个大雪纷飞的夜晚,终于将自己开成了一朵比雪还洁白的风信子。

风信子低声说:“妈妈,小朋友都笑我开得太慢了。还有人说我是白痴。”我一震,心被烫了似地猛一缩。

她顿了一下,静静地说:“舞蹈老师告诉大家,我不是白痴,我是白色的风信子,很安静很怕羞,比紫色、蓝色和红色的风信子要开得慢一些,可等到开好了会最美。”

全世界的雪都在瞬间融化,我的脸上溢过暖暖的柔波,我俯下身子,抱住她柔软的小身体,抱住漫漫红尘里离我最近的温暖。

她伏在我的胸前,我看见窗外路灯暖暖的光里,映着一个纤尘不染的琉璃世界。温柔的屋檐上,慈爱的树枝间,静默的巷子里,每一处,都盛放着白色的风信子。每一粒种子,都拼尽气力,自九天深处赶来,匆匆赶赴一场花的盛会,从天上到人间,只为让自己那一颗小小的心,开出一树一树的繁华。

我的心里是从来没有过的安然与甜蜜,我想告诉全世界的人:请允许白色的风信子害羞吧,因为,风雪再大,受伤再深,她都会拼尽全力为你开一朵最美的花。

明天,我将告诉我的好朋友,拥有任何一朵风信子都是一件幸运的事。

曾经读过一篇很感人的散文--《白色风信子》,求原文

天晚,有雪,好友邀我去火锅城,她说满腹心事要让火锅来涮一涮。因为不肯做母亲,她与老公已成水火之势,欲借我这个过来人做灭火器,所以令我安置好女儿后速速赴约。

当初她也极力劝过我,说做母亲投资太多风险太大。那时我笑她,现在却觉得她句句都是金玉良言。

幼儿园门前熙熙攘攘,我牵着女儿的手,老师踌躇着说:“这孩子含羞草似的,上音乐课嘴闭成一枚坚果,舞蹈课总比别人慢半拍,就连做游戏时也是独自在角落里张望。”我似乎感冒了,全身发冷,头痛欲裂。女儿将脸藏在我的大衣里,不安地蹭来蹭去,我愈发烦躁。一出世就得到病危通知的女儿,在这群活泼可爱的宝宝中间不仅身量不足,性格也甚是木讷。

老师斟酌再三,又说了一件愈发让我尴尬的事:女儿这些天用餐控制不住食量,常常吃到胃痛还要求添饭。旁边有位家长擦肩而过,他好奇地回过头,望望女儿,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我在老师面前兀自强撑着微笑,心里却暴躁得想找谁大吵一架。

终于头晕目眩地到了家,泥一般的软在床上。女儿推开门,期期艾艾地要我教她什么,我极力克制着恼怒,闭上眼睛不去睬她。可不一会儿,我刚昏昏欲睡,门又发出刺耳的吱呀声,她的脑袋在门边闪闪缩缩,心力交瘁的我终于爆发了,狂怒地指着她喊道:“滚出去,我不想再看到你。我怎么会生下你这个白痴!”

女儿惊骇地缩到墙角,过了好一会儿才瑟瑟发抖地问:“妈妈,一个人杀了自己的手,她会死吗?”我气急败坏地将她藏在背后的手拉出来,头立时嗡嗡作响,那么多的血,那么深的伤口!连淘气都笨得险些杀了自己,老天啊,你到底给了我一个什么样的孩子!

我们跌跌撞撞地往医院走,雪大起来,女儿没有哭也没有要我抱,一声不响地在我身后紧追慢赶,看来她也知道自己闯了大祸。

到了医院,医生说伤口太深,为了防止感染,缝合后要输液,而且可能会留下永久的疤痕。医生责备着我的疏忽,女儿默默地听着,将瘦小的脸深深埋起来,长久不肯抬起来。

输上液体后,女儿睡了,我才想起好友之约,急急回电说明原因,她幽幽地说:“看来不要孩子是对的,太难了。”

一句话触痛我所有的暗伤,泪猛然间决堤。这些年来,丈夫远在外地,我独自在病弱的幼女和繁琐的工作间奔走,巨大的压力几乎辗我为尘,皱纹天罗地网般自心底罩到脸上,哪里还有香如故?当初我认为孩子是上天赠送我最好的礼物,现在才知道,这礼物有那么多叫人承受不起的附加品。

握着电话,我忍不住向好友倾诉自己的委屈与懊恼,说得泣不成声,好友连连劝我,说千万不能让孩子听到这些话。

我回头看女儿,她紧闭眼睛,睫毛扑簌簌地抖,像蝴蝶湿了的翅膀。

到家已经很晚,一进门就听见电话铃响,女儿轻手轻脚去了卧室。我接起电话,是女儿的老师。她说她今晚一直在给我打电话,如果打不通她会内疚得连觉也睡不着。

原来,那位听到我们谈话的家长去找了老师,他说他的孩子告诉他,我的女儿拼命吃那么多饭,不是傻,也不是贪吃,是因为她说妈妈工作很辛苦,她要吃得饱饱的就不会老是生病,会快快长高变聪明,会给妈妈做饭,帮妈妈拖地,妈妈就不会再烦了。

说着说着,老师突然哽咽了,她低声说:“您的孩子还说,妈妈最爱吃苹果,她一定要学会削苹果。”

放下电话,我猛然看到茶几上的水果盘里,有一个已经干皱皱的苹果,被削得坑坑洼洼的,上面有淡淡的血渍。

我的心痉挛着,电光火石间忽然明白,她第一次进来是想让我教她削苹果,我却没有睬她。她把自己伤得那么重,只是试图学着为我削一只苹果!

我来到她的房间,她居然换上了夏天才穿的公主裙,默默站在红地毯上,似乎一个小小雪人,仿佛太阳一出即会融化。一见我,她眼里闪过浓浓的歉疚,一下子,我的鼻子酸起来。

她喃喃地说妈妈别哭,她要给我跳舞,跳她刚刚学会的《风信子开了》。

我发现她右脚的袜子有些异样,她说,袜子破了一个洞,昨天脱掉鞋子进舞蹈教室时,有小朋友笑她露出的大脚趾,她便自己拿针线来缝,缝好后却成了一个小包。

我蹲下来,摸着那个疙瘩,硬硬地硌着手,也硌着我的心。她的脚被磨了一整天,我却不知道。她只有4岁半,自己苦苦琢磨着补上了这个破洞,妈妈却嫌她笨。

她轻轻唱着,缓缓摆动手臂,合拢的双手如一枚含羞紧闭的花苞。在灯光底下,花苞怯怯地打开,风来了,雨来了,她的黑眼睛一直看着我。她举在头顶的左手还裹着厚厚的绷带。花瓣一点一点展开,女儿如同一个小小的勇敢的伤兵,在这个大雪纷飞的夜晚,终于将自己开成了一朵比雪还洁白的风信子。

风信子低声说:“妈妈,小朋友们都笑我开得太慢了。还有人说我是白痴。”我一震,心被烫了似的猛一缩。

她顿了一下,静静地说:“舞蹈老师告诉大家,我不是白痴,我是白色的风信子,很安静很怕羞,比紫色、蓝色和红色的风信子要开得慢一些,可等到开好了会最美丽。”

全世界的雪都在瞬间融化,我的心上溢过暖暖的溪流,我俯下身子,抱住她柔软的小身体,抱住漫漫红尘里离我最近的温暖。

她伏在我的胸前,我看见窗外路灯暖暖的光里映着一个纤尘不染的琉璃世界。温柔的屋檐上,慈爱的树枝间,静默的巷子里,每一处都盛放着白色的风信子。每一粒种子都拼尽力气,自遥远的天边赶来,匆匆赶赴一场花的盛会。从天上到人间,只为让自己那一颗小小的心,开出一树一树的繁花。

我的心里涌起从来没有过的安然与甜蜜,我想告诉全世界的人:请允许白色的风信子害羞吧,因为,风雪再大,受伤再深,她都会拼尽全力为你开一朵最美的花。

明天,我将告诉我的好朋友,拥有任何一朵风信子都是一件幸运的事。

请允许白色的风信子 害羞阅读答案 文中最触动你的是什么?结合具体内容写出触动你的原因(不少于80字)

天晚欲雪,好友邀我去火锅城,说满腹心事要借火锅一涮。为着不肯做母亲,她与老公已成水火之势,欲借我这个过来人做灭火器,令我安置好女儿后速速赴约。

当初她也极力劝过我,做母亲投资太多风险太大,如果生个神童还好,当妈的里子面子全赚足了,万一生个木头木脑的呆瓜,连自己的快乐都得赔进去,实在是亏大了。那时我笑她像个人贩子,现在却觉得她句句都是金玉良言。

幼儿园门前熙熙攘攘,我牵着女儿的手,老师踌躇着,似有话要说。半晌,她微微叹道:这孩子含羞草似的,音乐课嘴闭成一枚坚果,舞蹈课总比别人慢半拍,就连游戏时,也是独自在角落张望。

我似乎感冒了,全身发冷,头痛欲裂。女儿将脸藏在我的大衣里,不安地蹭来蹭去,我愈发烦躁。一出世就得到病危通知的女儿,在这群活泼可爱的宝宝中间,不仅身高不足,性格也甚是木讷。

老师斟酌再三,又说了一件愈发让我尴尬的事,女儿这些天用餐控制不住食量,常常吃到胃痛还要求添饭。旁边有位家长擦肩而过,他好奇地回过头,望望女儿,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我在老师面前兀自强撑着微笑,心里却暴躁得想找谁大吵一架。

头晕目眩地到了家,一摊泥般软在床上。女儿推开门,期期艾艾地要我教她什么,我极力克制着恼怒,闭上眼睛不去睬她。可不一会儿,我刚昏昏欲睡,门又发出刺耳的吱呀声,她的脑袋在门边闪闪缩缩,心力交瘁的我终于爆发了,狂怒地指着她喊叫:滚出去,我不想看见你!

女儿惊骇地缩到墙角,过了好一会儿,才瑟瑟发抖地问:妈妈,一个人杀了自己的手,她会死吗?我气急败坏地将她藏在背后的手拉出来,头立时嗡嗡作响,那么多的血,那么深的伤口!连淘气都笨得险些杀了自己,老天啊,你到底给了我一个什么样的孩子!

我们跌跌撞撞地往医院走,雪大起来,女儿没有哭也没有要我抱,一声不响地在我身后紧追慢赶,看来她也知道自己闯了大祸。

到了医院,医生说伤口太深,为防止感染,缝合后要输液,而且可能会留下永久性疤痕。好心的医生责备着我的疏忽,女儿默默听着,将瘦小的脸深深埋在膝间,长久地不肯抬起来。

打上点滴后,女儿在病床上睡了,方想起好友之约,急急回电说明原因,她幽幽地说:看来不要孩子是对的,太难了。

一句话触痛我所有的暗伤,泪猛然间决堤。这些年丈夫远在外地,我独自在病弱幼女和繁琐工作间奔走,巨大的压力几乎辗我为尘,皱纹天罗地网般自心底罩到面上。当初我认为孩子是上天赠送的最好礼物,现在才知道,这礼物有那么多教人承受不起的附加品。

握着电话,忍不住向好友倾诉自己的委屈与懊恼,说到下午那位家长好奇的表情时,我已是泣不成声,好友连连劝我,说千万不能让孩子听到这些话。

我回头看看女儿,她向里睡着,眼睫毛扑簌簌地抖,像蝴蝶湿了的翅膀。到家已经很晚,一进门就听见电话铃响,女儿轻手轻脚去了卧室。女儿的老师说,她今晚一直在给我打电话,如果打不通她会内疚得连觉也睡不着的。

原来,那位听到我们谈话的家长去找了她。他说他的孩子和我女儿最要好,那孩子告诉爸爸,好朋友拼命吃那么多饭,不是傻,也不是贪吃,是因为她妈妈工作很辛苦,她要吃得饱饱的就不会老是生病,会快快长高长聪明,会给妈妈做饭,帮妈妈拖地,妈妈就不会再烦了。

说着说着,老师忽然哽咽了,她低声道:您的孩子还说,妈妈最爱吃苹果,她一定要学会削苹果。

我的心痉挛着,电光火石间忽然明白,她第一次进来,是想让我教她削苹果,我却没有睬她,她把自己伤得那么重,只是试图学着为我削一只苹果!

我来到她的房间,她居然换上了夏天才穿的公主裙,默默站在红地毯上,似一个小小雪人,仿佛太阳一出即会融化。一见我,她眼里闪过浓浓的歉疚,一下子,我的鼻子酸起来。她喃喃地说妈妈别哭,我给你跳舞,跳我刚刚学会的《风信子开了》。

我发现她右脚的袜子有些异样,她说,袜子破了一个洞,昨天脱掉鞋子进舞蹈教室时,有小朋友笑她露出的大脚趾,她便自己拿针线来缝,缝好后却成了一个小包。

我蹲下来,摸着那个疙瘩,硬硬地硌着手,也硌着我的心。她的脚被磨了一整天,我却不知道,她只有四岁半,怕妈妈会烦,自己苦苦琢磨着,竟然补上了这个破洞,做妈妈的却嫌她笨!

她轻轻唱着,缓缓摆动手臂,合拢的双手如一枚含羞紧闭的花苞。在灯光底下,花苞怯怯地打开,风来了,雨来了,她的单眼皮的黑眼睛一直看着我。她举在头顶的左手,还裹着厚厚的绷带,花瓣一点一点展开,女儿如同一个小小的勇敢的伤兵,在这个大雪纷飞的夜晚,终于将自己开成了一朵比雪还洁白的风信子。

风信子低声说:“妈妈,小朋友都笑我开得太慢了。还有人说我是白痴。”我一震,心被烫了似地猛一缩。

她顿了一下,静静地说:“舞蹈老师告诉大家,我不是白痴,我是白色的风信子,很安静很怕羞,比紫色、蓝色和红色的风信子要开得慢一些,可等到开好了会最美。”

全世界的雪都在瞬间融化,我的脸上溢过暖暖的柔波,我俯下身子,抱住她柔软的小身体,抱住漫漫红尘里离我最近的温暖。

她伏在我的胸前,我看见窗外路灯暖暖的光里,映着一个纤尘不染的琉璃世界。温柔的屋檐上,慈爱的树枝间,静默的巷子里,每一处,都盛放着白色的风信子。每一粒种子,都拼尽气力,自九天深处赶来,匆匆赶赴一场花的盛会,从天上到人间,只为让自己那一颗小小的心,开出一树一树的繁华。

我的心里是从来没有过的安然与甜蜜,我想告诉全世界的人:请允许白色的风信子害羞吧,因为,风雪再大,受伤再深,她都会拼尽全力为你开一朵最美的花。

明天,我将告诉我的好朋友,拥有任何一朵风信子都是一件幸运的事。

风信子和郁金香如何养啊

风信子习性喜阳、耐寒,适合生长在凉爽湿润的环境和疏松、肥沃的砂质土中,忌积水。 喜冬季温暖湿润、夏季凉爽稍干燥、阳光充足或半阴的环境。喜肥,宜肥沃、排水良好的沙壤土。地植、盆栽、水养均可。

秋季生根,早春新芽出土,3月开花,5月下旬果熟,6月上旬地上部分枯萎而进入休眠。在休眠期进行花芽分化,分化适温25℃左右,分化过程1个月左右。花芽分化后至伸长生长之前要有二个月左右的低温阶段,气温不能超过13℃。[4]

风信子在生长过程中,鳞茎在2-6℃低温时根系生长最好。芽萌动适温为5-10℃,叶片生长适温为5-12℃,现蕾开花期以15-18℃最有利。鳞茎的贮藏温度为20-28℃,最适为25℃,对花芽分化最为理想。可耐受短时霜冻。

郁金香:

浇水:郁金香喜微潮偏干的土壤环境。当植株现蕾后,可适当加大浇水量,以促使花葶抽生,这样能使植株的观赏价值更高。在郁金香的整个花期管理过程中,应该掌握气温低少浇水、气温高多浇水的原则。

施肥:由于在郁金香的球根中有较多的贮藏物质,它们对保证植株在缺少肥料的情况下正常开花的意义十分重大。因此施肥对于植株开花早晚来说影响较小。在郁金香的花期控制中,通常可在其长出2~3枚叶片时、花葶抽生后,分别追施富含磷、钾的稀薄液体肥料一次,这样基本能够保证郁金香正常开花。

光照:郁金香性喜强光,光照是它开花的重要限制因子。在栽培过程中,应该保证植株每天接受不少于8小时的直射日光。这样有助于郁金香积累更多的光合产物,不仅保证植株生长良好,也能保证花朵正常开放。

花期管理:在郁金香的花朵开放后,不要使栽培土壤过潮或过干。应该停止施肥。保持环境明亮,但避免过强的日光直射。忌高温,郁金香在凉冷的条件下不仅花色艳,而且花期长,最好将环境温度控制在8℃~12℃。因为郁金香喜欢凉爽,气温过高花朵容易衰败。

西安最好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呢

西安最好治疗癫痫病医院

西安最佳治疗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哪里治的好,癫痫病治疗大概要多久

西安癫痫到哪里治,问一下有没有人可以推荐